他看到一只手凭空出现丨顾枘

摘要: 投稿一篇。

11-11 07:19 首页 黑蓝


黑更蓝:顾枘的六个故事。

顾 枘


那个巨大的果核飘浮在我头顶已经很久了。我走到哪,果核就跟着一块飘到那里,悬浮在我头顶有一定距离的高处。

除了我,没有人能察觉到它。久了之后,我自己都忘了有这么一回事。

果核不发出声音,不干预我的生活,更不跟我沟通。那它究竟为什么要存在?

一直到一个夏天的夜晚,我带着果核走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。它悄然的飞走了,到我留意到它的时候,它已经飞了很远很远,变成暗夜里一颗很小的,几乎察觉不到的黑点。

但我还是看到它飞到了一片雨云当中,轻柔的伸出根须,在潮湿又朦胧的黑暗里慢慢生长。



 /


盗 火

顾 枘


人们爱看火,喜欢聚拢在火堆旁取暖,因为火焰带来了夜晚唯一的亮光。

他们把木柴投入到火堆当中,火星狂乱的飞舞起来,又一闪即逝。每当这时候人们总是看得入迷,呆在那,脸上被火焰映照得通红。

到了白天,火行将熄灭的时候,就会有专人把火种带回到高塔上,花上一整天守护它。直到暮色渐沉,守护者会再把火种从高塔上带下来与众人分享。

然而,如此费心守护的火焰,还是在某一天失去了。守护者说他看到一只手凭空出现,从塔中取走了火种。

从此夜晚变得暗哑无光。

人们只好求助于先知。在先知眼中,时间不过是个闭合的圆环。他将手臂探入时间之环当中,从曾经还有火种的高塔上将它取来,将火焰的光明还给了世人。

人们以盗火的罪行处决了先知。



 /


绕山而行

顾 枘


行脚僧一年下来,要走多少路?

恐怕连僧人自己也没有计算过,他每周都要绕着回峰山走一次,穿着白色的僧衣脚步飞快。但在巨大的松林看来,行脚僧恐怕和那些日日都在树荫下爬行的蚂蚁没有什么区别。

他还会一整天在瀑布下坐禅,瀑布如白练落下,击打在他身上。到了晚上,水会变得冰冷刺骨,行脚僧还是岿然不动。

行脚僧穿过山林之后能到达山顶的神龛,在那里朝礼佛像,这时太阳才刚刚升起。然后他又要从山的南面绕行回来,一周的脚步才算结束。

虽然修行的内容是徒步行走,但行走并非目的,也不是为了到达某个地方。正如行脚僧总是回答人们的那样:“我哪里也不想去,我只想全然的待在此时此刻。”



 /


我在一个没有河流的城市

顾 枘


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刚刚搬到新的城市。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住,对环境还不能适应。

每晚都失眠,虽然躺着但是头脑清醒。我只好睁着眼睛,看着对面楼房里的楼道灯时而因有人走过而亮起,又随人的脚步声远去而熄灭。

一天晚上,当飞机掠过城市上空,巨大轰鸣声把整栋楼的楼道灯都惊醒了。旋即飞机飞走,楼道里的灯光就好像狂风里的烛火一样,一格格颤抖着暗下去。

还有一些光线飘散出来,流落在我的房间里,悬浮着,像一颗颗结在树上的小果子,在璨然发亮。

那些光线的果实,看起来奇妙可畏。我好像处在一片空寂之地,听得见自己心跳发出的回响。



 /


这家治疗情绪的商店

顾 枘


第三大道的街角有这样一家店铺,它专卖治疗不良情绪的药物。例如卖得最好的生气药丸,它就和暴怒的人一样是鲜艳的红色,将药丸吞水服下,生气很快就像过云雨一样飘走了。

还有治疗悲伤的药丸是像海水一样的蓝色。那些生命中遇到了什么变故,哭丧着脸走进店铺里的人们,出来时都换了一幅平和的表情,好像忽然间都明白一切皆幻,还可以重新再来一次。

最为复杂的,是拥有那些复合情绪的病人们,他们时常暴怒,又忽然狂喜,转而边哭边自言自语。店老板于是抓了一大把彩色的药丸递给他们。多疑的人犹豫着,最后咬牙闭眼,痛下了决心,将药一口吞进肚子里。

药的原材料究竟是什么,才能有这么神奇的用处?抱着这样的疑问,我去店铺里干了一个月的义工,终于得以一窥老板装药的过程,其实他不过是将一些雪白的糖粉分装进了不同的药丸壳子里。

察觉我偷看,店老板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不好意思的笑了,他说:“重点不是药丸,而是当人们来到这里的时候,他们就寻求到了安慰。”



 /


海上迷宫

顾 枘


所乘坐的渡轮失事后,我在救生艇上漂流了两天,终于看到了海岛。

本来以为上岸后就可以获救,但这里似乎是一座荒岛。我只在岛的中心发现了人类建筑的遗迹。已经看不出这里曾修建了些什么,所有房子都颓圮和风化了,几乎只剩下墙体和地基,从而构成了复杂的几何路径。我走在里头,被绕得忘了方向,然后彻底迷失了,遍寻不得出路。

一直到晚上,寒鸦在头顶叫个不停,潮水的声音包围了我,我都仍被困在其中。很快我就会和我在迷宫中看到的几具尸骨一样,陷入到尘土当中。我已经走得毫无力气,颓丧地坐在墙角。

倏忽天亮了,不知觉间潮水漫了上来,覆盖了整个的岛屿。我被上涨的海潮托举了起来,竟轻易离开了那个复杂的迷宫中心。



*顾枘在黑蓝小密圈*

我们在黑蓝小密圈

发帖、交流、提问

欢迎加入

黑蓝乐园:艺术,欢乐


回复“目录”二字

获取黑蓝总目录


首页 - 黑蓝 的更多文章: